挑灯夜谈: 原创鬼故((文字版) 第一篇 日军


 
凯新来到我家时,电视正播放一出纪录片— 1941 Fall Of Penang,主要是讲述日军占领槟城的历史,还有一些老人家在节目中分享他们对当时的记忆,日军的所作所为,对于这些老人家可是一个难以磨灭的惨痛经历。
看着纪录片,我的脑子就浮现出爷爷和我说故事的那一幕,于是便不期然地和凯新分享。
我爷爷当时曾经被抓去泰国建造泰缅死亡铁路,后来爷爷趁机逃跑,走了几天几夜的山路,最终才回到城市,逃出了日军的魔掌……” 
 
死亡铁路?哇,那是一条极其恐怖及危险的工程,当时害死了四万名大马人哦!” 凯新热爱历史,每谈起历史他总可以说出很详细的资料。
诶,大山脚那间XXX中学,以前也曾经被日军占领用作军事基地,同时也变成了人间炼狱。那些抗日分子全都被抓来这里进行大屠杀,本来神圣的学府顿时血流成河,成了一片墓地。当时日本人在那里进行公开砍头,一刀砍下犯人的头,头颅马上断开掉在地上,顿时鲜血四溅,这心惊胆战的一幕深深地烙印在老人家的脑海里。这还不止,一些犯人被日本人灌水,把犯人的肚子灌得像充了气的气球一样,然后再往肚子踹,把犯人折磨致死。日本人借此来杀一儆百。” 我复述着爷爷说过的故事。
我所说的那所中学已经有百年历史,在英治时期由英国人办的学府,校园占地极大,有一大片青葱的草地,环境清幽,非常优美,而且校舍建立在斜坡上,带有英国的建筑色彩,看起来就像是大学一般。至今,这所学校依然矗立在那儿,依然是一所赫赫有名的中学,只要你提起这间学校的名字,相信住在大山脚的人都会知道。
二战过后,马来西亚独立,这间学校复办之后,其闹鬼的传闻不绝于耳。有人说看见日本军人在操场上操步;也有人听见被人折磨的惨叫声,这些传闻一传就传了五十多年。来到今天,这些关于日本兵的传闻依然存在。“ 我还在滔滔不绝地说着。
呵呵,你不用告诉我有多恐怖,我亲身经历过!” 凯新认真地看着我。
啊?是啊!我没想过你这位历史博士也会有撞鬼经历耶!快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 一有鬼故事听,我就自然兴奋了。
我在初中三时参加了这所学校主办的营火会,由于一些学生住得偏远,因此学校便允许那些学生在操场扎营过一夜。我的住家其实离学校不远,但是基于能和一大班朋友露营,既新鲜又刺激,我当然不会放过这次的机会,于是便决定留在该校和朋友一起度过一宿。老人家常说,在外露宿最好就别聊鬼故事,以免招惹不必要的麻烦。但是,那班血气方刚的男学生偏偏就是喜欢挑战,所以一班人便围坐一旁讲起来鬼故事。哈啦了一阵,我们都有了睡意,于是便结束了谈话,各自回到帐篷里去。
过了没多久,我觉得尿急,但是由于刚才听过了鬼故事,心有余悸,不敢一个人上厕所(该死!),于是便摇醒了刚入眠的朋友民恒哀求他陪伴。他也是听过这里的传说,所以一再拒绝我,但是我死纠缠的他,最终他还是心软了。
说来也奇怪,由于这所学校有斜坡,所以建筑物有高有低,其厕所很隐秘,刚好就躲在地下室。当我们一路走上斜坡时,我便好奇地四处张望,突然发现地上好像有个洞口,于是在经过的时候,我便不自觉地往下看。然而我却隐约地看见洞口里面有昏黄的灯光,还可以看见有几个人在走动。看到这一幕,我开始觉得毛骨悚然,我怀疑自己好像是看到了脏东西,于是便吐了吐口水,然后心中一直默念: 有怪莫怪。
走廊上一路都非常阴暗,单靠那墙上的日光灯也照亮不了前方,那里阴风阵阵,让人打从心里就有不自在的感觉,于是我们便加快脚步。来到了厕所,门是关着的,当我正要开门时,两人发现耳边隐约传来了一阵阵奇怪的声音。这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是从厕所里传来的吗?
好像哪里不对劲哦?你听到什么声音?’ 我左顾右盼地望着四周。
是不是有人在哀嚎啊?不如咱们还是回营地吧!’ 民恒马上掉头想溜走,我赶紧抓着他的手。
不行啦,我就快尿出来了啦!咱们尿完就走!’ 我硬拉着明恒不放,然后便顺手把厕所的门打开。
啊!’ 一把惨叫声从厕所传来,那是一把男人的声音,恐怖的叫声可让我们顿时愣住了。两人回过头一看,我的天啊!两人简直被眼前的一幕吓傻了!厕所里竟然有几名日军正在进行屠杀,犯人直立地被绳子绑着,其中一名日军正用武士刀往犯人的身上一划,犯人顿时皮破肉绽,肠子从缺口流了出来!鲜红的血液染遍了整间厕所!这残忍又恶心的一幕让我们顿时变呆若木鸡,一时反应不过来。这时,突然一名日本军望着站在门外的两人,举起武士刀,指向我们!这时,我们才如梦初醒,我狠狠地把门关上,赶紧拔腿逃回营地。
我们已经被吓傻了,强忍着泪水躲在帐篷里,两人也无法入眠,深怕会被这时日本军盯上。这时,一阵阵操步声从操场传来…… 每一个脚步声都让人惊心动魄,心脏仿佛跟随着脚步声跳动着,两人不停地在颤抖直到清晨时分才赶快叫友人起床匆匆离去…..”
那间学校有关日军的传说已经很久了,你们去之前没听过吗?”
没有,当时我们才初中而已,也先少和外界接触,哪会知道那间学校会那么恐怖?”
说起营火会,类似这种留宿在学校的活动经常会闹出灵异事件,我也有经历过。”
也是和日军有关?说来听听!”
不是,但是这起事故发生在一个训练营。不过,现在夜了,你也好回家了!先给你卖个关子吧!”我笑着说并拍拍凯新的肩膀。
真扫兴!好吧,我明天再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