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dcast与我 之一 | John Ong

 今年在John Ong的生日时拍的

还记得2007年的年尾,还是学校放假的时候,我在凌晨时分访问了John Ong。John Ong是我的启蒙老师,当初是从他的Penang Hokkien那里认识了播客这个玩意儿,于是自己也决定开始弄播客。说起John Ong, 如果有听播客的人,应该会认识他,他也算是其中一位Podcast界鼻祖级的人物,不是在大马而已,在美国也是!

我曾经是校园记者,所以访问这一回事对我来说并不难。还记得在中学时期,当时热血沸腾,曾两次造访988电台,只是事隔多年,谈话技巧也许已经退步了。何况,这位是前辈,要访问前辈特别紧张,而且说话也不太自然。

电话接通后,我的声音有几分颤抖,John Ong 听得出,于是便开玩笑地安慰我说不需要紧张,把他当成谈话就是了。OK,于是我们便开始聊天。我还记得访问他的话题是有关于同志、减肥和唱歌。聊到同志话题,John Ong并不避忌,因为他已经出柜了,而且身在美国的他对这些话题并不感到奇怪,所以我们聊得蛮开心的。就在这时候,电脑突然出了问题,所有的东西动弹不得,OMG。。。。。当机了!所幸的是,John Ong原来有把它录下来。还好,不然两个小时的谈话就浪费了!

接着的日子,似乎和John Ong熟络了,节目也做多了,所以和他之间也开始有了默契。John Ong是个乐天派的人,纵使有不开心,他也保持着乐观的态度。我还记得他跟我说过,当你不开心之时,你能做的就是找出源头,从源头思考,看看是自己的问题,还是别人产生的问题,然后再去解决。如果解决不了,就告诉自己,与其不开心地过日子,不如把事情放在脑后,开开心心地过下去。

我觉得这道理蛮管用的,只是要真正实践却是一件不简单的事。也许他已经习惯了,对于我这种比较悲观的人来说,我还得学习好多年才行!

2009年,John Ong回来马来西亚,那时候我第一次真正见到他,那年我还记得他来我家一起做节目呢!2011年,这时的我可能上Penang Hokkien太多了,所以很多人开始认识我。今年,John Ong再次回来,我成了他的经理人(非正式的)。哈哈哈!我的电话一直响个不停,好多人都希望可以看到这位网络红人。

其实,私底下的我们是有保持联络的,有时甚至facetime,不然就sms。有时遇到不开心的事,都会找他来聊天。在处理Podcast方面,他总是很耐心的指导,从他身上确实学到了不少东西。我想要不是有播客这玩意儿,我也不会认识他。这也算做是一种缘分吧!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