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北领地:Darwin

新冠肺炎蔓延了一年,现在依然持续着,我想这一两年也妄想能出国旅行。我也别人不同,我从事教育行业,其他的行业都已经开放了,只有教育界还在苦等。每天呆在家里上网课的日子实在难熬,胡思乱想成了每天的习惯,结果不自觉地患上了焦虑症。
每到八月,我就会自然想起八年前到北领地的旅程。太久没写文章了,于是想透过写作来让自己沉淀,希望能早日摆脱这烦人的焦虑症。所以,就想把自己的记忆再重新整理,再把它写成文,或许当初遗漏的,没提及的,都能给补上。

旅程从达尔文开始。

犹记得当天抵达之时是凌晨四点。但是,由于澳洲海关出了名超级严格,由于我们很早抵达,机场没什么人,检查起行李来更加仔细。在飞机上,我们就必须填妥表格,任何食物、有机产品等等都必须预先申报,这点我们早就办妥。但是同行的友人必须服用中药,因此在过海关时必须向海关人员说明。直到检查完毕,大约一个小时过去了。

在往酒店的路上,突然觉得周围的景象一点儿都不陌生,因为非常”东南亚“。郊区路旁的房子看起来更像是马来西亚一些小镇一样,镇内也没有太多的高楼大厦,而旅游区的道路两旁也和咱们吉隆坡的阿罗街相似,满是酒吧和餐厅。

达尔文并不是一个古老城市,它是在1839年由英国生物学家查尔斯.达尔文考察南太平洋时发现的,并以他的名字命名。并在1880年因发现金矿而使这里迅速蓬勃起来,并在1911年设立北领地,正式定名为达尔文市。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他们也逃不过日军的侵袭,当时造成大规模的破坏也被画成了壁画,纪念了当时的惨况。而这里的城内博物院也记载着让一代人难以忘却的悲痛记忆 — 热带旋风特雷西。馆内展出了大量被气旋侵袭后的情景,那次的气旋将整座城市夷为平地,三万人必须被空运撤离,以后的城市几乎都是重建的。

当天下午,我们坐着休旅车来个城内之旅,听着导游给我们的科普。印象最深刻的是导游说,由于这里有海有森林,以至这里最常见的是鳄鱼。海边有咸水鳄鱼,周围则有淡水鳄鱼,搞不好一些偏远的地方,随时可发现鳄鱼正在你家后院休息。

过后,我们来到了当地最有名气的夜市 – Mindil Beach Sunset Market。这个市集只在每年的四月-十月出现,且只有星期四和星期日营业,而我们也正好赶得上过来参观。市集位于Mindil Beach的旁边,在黄昏美景的衬托下,手里拿着啤酒和小吃和友人或情人边聊天,边欣赏日落,好不浪漫。

这么浪漫的市集始于1987年,由六个商家联合打造,他们旨在将亚洲夜市的文化带入这座热带城市,却没想到发展到至今已是拥有至少300个摊位的规模。除了大量的亚洲美食之外,这里也有新鲜海鲜供应,各类小吃、特色饮料应有尽有,各种看得眼花缭乱的土产或手工艺品,还有各类的特技及音乐演出,好不热闹。

热爱民族乐的我正好碰上了一个双人组合的表演,舞台架着几条粗壮的迪吉理杜长管,一条壮汉在那几条长管用力地来回吹奏,搭配各种强劲的电子乐和鼓乐,将这原本用来与亡灵进行”交谈“的音乐,改成了独特又令人振奋的蹦迪乐。就连当地的几个土著少女也忍不住当场跳起了他们的传统舞步,构成了一幅美丽的画面。

日落的大秀在不久后上演,大伙儿也赶到了旁边的海滩,齐坐着欣赏。生活忙碌的我们,从来不曾好好欣赏过日落,在抛开生活压力静坐在沙滩上时才惊觉这场大自然的大秀原来如此精彩。那个彪悍的太阳收起了刺眼的光芒,脸上泛起了温柔而羞涩的红光,再将周围的云朵染上迷人的色彩,形成醉人的晚霞。海面上像是撒了金粉,微微起伏的海浪,闪耀着太阳的余光,一闪一闪地,美妙极了。大伙儿静静地看着太阳缓缓从海平面落下,一点一点地消失在眼前。眼前这场大秀每天都上演,但对于忙碌的城市人来说却成了一道奇景,那些洋人甚至欢呼鼓掌。

八年过去了,这一景色还历历在目。最近特意在youtube里找一找最新的视频来看,虽然遭受新冠疫情,但目前这市集依然进行中。祝福他们能继续撑着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