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城美食:来一次pop up dining

早前在面子书看见朋友上载了一张菜单,说他的厨师友人将在槟城举行一场快闪晚宴(Pop up dining)。于是,我带着好奇心,姑且一试。

快闪餐厅也称游击餐厅,是一种短暂和非正式营运的餐厅,他们并没有固定的位置,也没有固定的团队。新晋厨师想牛刀小试,或是流动商贩想一尝上楼的滋味,都可以考虑快闪的方式。另外,厨师也可以自由和其他餐厅的厨师联手,在特定的日子里呈现独特的料理,撞击出不同的火花,给食客带来新鲜感。

快闪餐厅于2000年兴起热潮,当时英国和澳洲非常流行,不过更早出现在美国和古巴等地。业者利用社交媒体发放消息,而饕客们也会热衷地从各种管道,如:部落格,脸书或推特等来追踪业者的行踪,并在网上订座。

这种饮食文化在吉隆坡已开始兴起,当中有个面子书专页 Pop Up Dining KL 挺受人关注。那是由三位年轻厨师为了展现对美食的热诚而联手打造的。据说他们就像忍者一般,只会在晚宴时出现,只要晚宴一过,他们就会消失直到下一场晚宴才出现。

这次我参与的是由M.I.N.T主办,厨师洪林进(Samuel Ang) 操刀的快闪晚宴。曾经是个空少的他从小就有当厨师的志愿。但因他是家中长子,家人有着望子成龙的心愿,于是他选择在新加坡航空当一名空少。

四年之后,他毅然放弃了空少的工作,拿着自己挣来的钱回到槟城的学院修读烹饪课程。在修读的过程中,他也不断参加各种比赛以获取经验,并以一年半的时间完成学业。毕业之后,他立刻就得到了名厨江振城的赏识,让他到旗下的新加坡餐厅- Andre工作。在名厨的耳濡目染之下,回到槟城的洪林进对自己的烹饪有了更个人,更独特的想法,并衍生了自己的一套烹饪哲理。

公司的名字M.I.N.T 是薄荷,让人想到清新的感觉,因此不断创新成了他的宗旨。而MINT则代表 Meaningful Innovative Natural TimelessClassic,有意义的创意,自然及永恒的经典。这也成了他的烹饪哲学,从经典的食材创造出全新的口味。

由于快闪餐厅并没有受到过多的约束,因此厨师更能自由发挥,呈现特立独行的概念。好比这次的快闪,洪林进就以侘寂(Wabisabi)作为主题。在日语中,它描述拥抱一切的短暂及不完美,并在其中发现值得珍惜及美好的瞬间。当晚的四道料理套餐,展现了厨师的精湛的技巧之余,也品尝到法式与亚洲风味融会贯通的精致料理。

我想,侘寂和快闪的概念非常贴切,快闪晚宴一瞬即逝,饕客虽然只能享受瞬间的美好,但却也能从中寻找值得记忆的时光或味道。另外,通常经营快闪餐厅的厨师都不太在意顾客量,他们更自在的是展现个人的风采,以及顾客的体验。哪怕只招待几个客人,只要能让客人吃得开心,他们就心满意足。

当我问洪林进什么时候再来一场,他说明年肯定会有两场快闪会在吉隆坡进行。所以,还未尝试过快闪晚宴的朋友,会否考虑参与其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