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城美食:白毛福建炒

在日落洞大路后有一家要顾客登上一个小时的炭烧福建炒。炭烧炒果条我就吃过,炭烧福建炒到没见过。于是,前几天我就来到这里探索。由于老板的一头白发,所以人人都习惯称他的档口为“白毛福建炒”。

一来到摊子,刚好我身旁有一名顾客,白毛爷爷立即对顾客说至少要等一个小时。顾客并没有打退堂鼓,照样下单。我环顾四周,茶餐室里才坐了两桌顾客,用不着要等上一个小时吧?此时,白毛爷爷的手机响起,只见他接听了后就对身后的员工说顾客要打包,我才发现原来顾客们都是打电话来下订单的,而且每张订单都起码两包以上。

正在下厨的是一位中年人,看到白发爷爷只是站在身旁帮忙,于是我便凑前去和他聊一聊。原来这炭烧福建炒从从1951年就开始营业了,白毛爷爷在70年代时传承了爸爸的衣钵,一卖就卖到今天,至今已有60多年的历史了。身旁的中年人是他的干儿子,由于孩子无意接手,于是便把功夫传授给干儿子。

这里的福建炒出了名慢工出细货,皆因他不像一般摊子,一锅炒出四五盘,而是一盘一盘各别炒,可说是盘盘皆辛苦啊!另外,我观察了一会儿发现,他们炒粉的工序还挺繁复的。先是将米粉放入热锅里烘一烘,过后再加入熬好的肉骨汤,加入调味料之后再盖起来焖一会儿才算大功告成。我这才明白为何需要等那么长时间,因为人家可真是费尽心思啊!

白毛爷爷说,炭烧注重的是火候,火一生就不能灭,相对的成本也较高。但为了保存福建炒的原汁原味,白毛坚持使用木炭生火。虽说成本高,但白毛爷爷从不打算涨价。他说,那里的顾客大多都是打工仔,如果涨价就会加重他们的负担,那又何必呢?这句话突然让我感到莫名的感动。

当福建炒和炒河粉摆在面前时,我已经隐约地嗅到了炭香,这盘锅气十足,带有几分焦香,味道鲜美的炒河粉和福建炒成功地征服了我的味蕾。吃完后一股满足感油然而生,我无法形容那一种特殊的滋味,那种味道有别于我平常吃的炒河粉。

白毛爷爷叫我给点意见,我无从挑剔。于是他说,味道是很个人的,有人说好吃也有人会觉得普普通通。但是,做餐饮最大的关键在于用心,只要用心去做,顾客自然会感受到。因此,他从不会因为顾客多而加快速度,也不会省略那些繁复的步骤,他希望能让顾客吃得满意。当然,他的尽心尽力为他赢得许多回头客,不少人都是从小吃到大,甚至他们的孙子也会过来打包。

可是,说来也奇怪,我鲜少在媒体或网上看到有关这里的介绍。白毛爷爷说,他只想平平静静地过日子,所以就算曾经有记者找他,他都一一婉拒。他一直以来都是靠口耳相传而走到今天,我想这就是真正有实力的人吧?希望现今的接班人能延续白毛的精神,将这份古早味延续下去。加油啦!

地址:near 36, Jalan Van Praagh, Taman Green Lane, 11600 George Town, Pulau Pinanghttps://goo.gl/maps/w7QsmUjEs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