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谷美食:德国精致料理 Sühring

在曼谷的美食之旅结束前,我来到了一家德国餐厅 – Surhing享用晚餐。这家餐厅由一对德国孪生兄弟经营。餐厅才开了一年就登上2017年亚洲50最佳餐厅的第13位,肯定有它过人之处。

餐厅隐藏在曼谷市里的住宅区,由一间70年代的洋房改造而成,厨师也住在洋房的后边。所以,这里既是餐厅也是家。周围种了大树和花花草草,绿意盎然。餐厅内则有居家的感觉,就像来到朋友家做客一般,洋溢着温馨的气氛。餐厅旁则是一间玻璃屋,透过玻璃可以看到周围的花草,环境更优美,也是顾客最喜欢的角落。

这对孪生兄弟汤姆斯和马提亚斯出生于柏林,在德国东部长大,当时德国仍处于冷战时期。小时候,他们都会在暑假时到奶奶家去度假,奶奶有一手好厨艺,于是在耳濡目染之下,他们渐渐培养了对烹饪的热诚。

马提亚斯说,城墙还在的时候,东部饮食习惯深受苏联、波兰、捷克和匈牙利的影响。后来,少年时期的他们在完成了烹饪课程后,便买了一辆只有两个座位的小车,往德国各地奔走,去发掘各地的美食并希望能在顶级餐厅谋得就业机会。

最初,他们的热诚并未打动那些高级餐厅,于是便带着失望打道回府。但皇天不负有心人,他们竟在回家途中接到一家米其林一星餐厅主厨的电话,接下来的三四年间,他们为该餐厅赢得了米其林三星。接着,两人分道扬镳,各别在意大利和荷兰工作。直到汤姆斯接到了曼谷某酒店当主厨的邀请,两兄弟才一起来到了曼谷。

目前,他们从曼谷大酒店退出来自立门户,对他们来说是个挑战。他们想跳出框框,希望能呈现德国的传统料理,以及从小到大的回忆,籍此告诉大家他们来自何方。然而对大家来说,德国料理无非是那炸得金黄酥脆的德国猪脚,味道千变万化的香肠和香醇的啤酒。马提亚斯说,德国料理多年来似乎没有太大的改变,他们则希望通过现代烹饪手法去呈现更国际化的德国料理。

这令我想起台湾名厨江振诚说过的同一番话:寻找共同的语言去展现传统料理,才能让传统料理推向国际,提升辨识度。于是,他们遵循着这个烹饪哲理,精心设计了一系列让人惊叹连连的料理。

晚餐由一系列的小点开始,听厨师说,那些都是柏林的街头美食,或是他们小时候父母常会为他们准备的食物。那猪脚三明治、脆鸡皮、土豆丝在现代料理技巧包装之下,虽和原貌大不相同,但依然能体现出德国料理的精髓。

另一道令人赞叹的是野餐套装,面包是德国人的最爱,套装里头有面包,冷肉、腌菜等,食客可以自行搭配。在享用之前,服务生都会向食客展示一个小罐,里头装着的是2015年自制的天然酵母。原来,这里的面包都是用那罐天然酵母来制作,制好的面包在经过热火烤一烤,口感好之外,还散发着淡淡的面包香。

服务生先把一份端来,再将几颗香气迷人的松露端上来,旁边还有个小枰,然后便礼貌地问要不要加点松露(1g大约是2000泰币)。然后,服务生就会现场把松露刨在意面上,过后又小心翼翼的称松露的质量,丝毫不能有闪失。当然,加上了松露的意面犹如度上了金子,更显珍贵,而松露的香味也肯定让人陶醉其中。

主餐的牛肉虽然只有那么一小块,但前菜加葡萄酒配对,已经让我十分满足。所以,这份牛肉以这种分量来说则恰到好处。炖至软糯入味的牛肉,吃在嘴里真令人享受啊!

当呈现最后一道甜品蛋奶酒时,服务生拿出了一本泛黄的笔记本,并告诉我说,摆在眼前的蛋奶酒乃根据厨师奶奶记载的食谱制成,而这本笔记本正是当年奶奶的笔迹。我拿着那本笔记本(其实是复制本),看着那就快褪色的笔迹和读不懂的德文,我感受到了厨师的缅怀之情,思绪随着那酒香飘到了遥远的柏林。

可能因为我曾读过一本关于柏林的旅游书吧?在品尝料理的当儿,脑海中即浮现我在书中看过的照片,被遗弃的工厂,百年老旧的建筑,被涂鸦的墙壁等等。 他们的料理不但俘虏了我的味蕾,更是俘虏了我的心。我突然有了个新希望:希望有天我能够到柏林去……

地址:10,Yen Akat Soi 3,Chongnonsi,Yannawa,Bangkok
电话:+662 2871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