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城旅游景点:潮艺馆@ Armenian Street

    说起看潮州剧,你已经多久没看过潮洲剧?我记得小时候,每当住家附近有酬神戏班的时候,奶奶总会拎着小凳子到那里去观赏潮洲戏班,而当时的我对于这些咿咿呀呀的高分贝声调一点儿都不感兴趣,所以那个时候我就会也附近邻居的小孩儿一起到神庙那里玩捉迷藏。

    可是,记得有一年,奶奶带我到附近菜市的一场潮洲戏班,奶奶全神贯注地在看戏,而我也出奇地乖乖坐着看,我开始注意到他们走的台步,他们穿的衣服,他们脸上的妆容,他们唱的戏曲,我无意中发现花旦的头发是假的,是一片一片假发装上去的,我也发现他们的鞋子厚厚的,好像多贴了一块儿木头,我也发现女主角在演苦情戏的时候,从眼眶流出来的泪水是真的,我发现……,那时我才2年级。

自从奶奶去世以后,我再也没有看过潮剧,而每次经过酬神戏班的时候,总会望个两眼,回忆中还会浮现出一个老人和小孩坐在凳子上看戏的身影。那些美好的回忆深深烙印在我脑海里,从来没忘记。

长大之后,接触了流行文化太多了,我开始遗忘这些传统艺术,我只知道它是传统艺术,它必须被保存,可是我们只是普通市民,这些可不是我们分内事。因此,我并不把它当成一回事。

这样一晃就20年过去了,直至去年,PenangPac的Alex致电给我,说希望我帮他发一发新闻稿,一篇关于两出潮洲大戏的新闻稿。我跟他见了面,我想听一听他介绍这个剧团的背景。

 金玉楼春,一个生存了四年的戏班就快要结业了,而那两部潮洲大戏即是金玉楼春的封箱之作。当时,我楞了几秒,我想:封箱?那不是很可惜?好吧,我虽然不是什么红博客,但是能够推广就尽量帮吧!结果,我在部落格中发布了消息,也在面子书上推广,我不知道这一丁点儿棉力能否帮到他们,只能尽力而为。

    去年的西游记使我印象深刻,他们巧妙的运用现代舞台剧的布景来搭配传统戏剧,当家花旦更远赴中国学了变脸,再混合在戏曲当中。那颗对戏曲的热情,敬业乐业的精神,让这部封箱之作显得更隆重华美,淋漓尽致的创意使得观众掌声如雷。可是,掌声之后,也就是金玉楼春生命的尾声。那时,很多人才惊觉,咱们道地的戏曲已经走入落寞。一切都太迟了……

   当金玉楼春的老板以为这一切即将结束之际,突然冒出了一班热心人士提议将这些戏曲的道具服装全部用来展示,为金玉楼春成立一个小小的纪念馆。于是,潮艺馆给金玉楼春开始了另一阶段的人生。

    吴慧玲,这个名字我当时并不熟悉,但是我知道身边搞艺术的朋友非常尊崇她,她就是金玉楼春的老板。一个出自于木偶剧世家的姑娘,从8岁开始跟着妈妈学唱戏。

    从小就唱戏的她一直都在幕后操纵着木偶,木偶在她的巧手下赋予了生命,木偶都演得栩栩如生。不过,这终究是在幕后的操作,然而慧玲更希望自己能披上那些华丽的戏服,上台演绎那些戏曲。

   最后,在四年前,这位铁娘子毅然成立了戏班,请了三十多位员工,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来筹备,最终才能顺利地成立金玉楼春。然而,好景不常在,面对经费不足,戏班之间的竞争,最终还是败给了现实,逃不了结业的命运。

    慧玲姐将自己的故事向我们娓娓道来,当她分享自己在台上的种种事迹时,脸上露出了无比的灿烂,喜悦写满了她的脸上,也可以感受到她对潮剧的喜爱。然而,当她谈起封箱之事,嘴是笑着的,但是那不舍的眼神,湿润的眼睛,完全遮掩不住她心中的不舍。我和其他两位博客都感觉到,深切地感觉到。

目前,慧玲姐是馆主,除了接一些木偶戏的表演之外,打理潮艺馆就是她的工作。偶尔,顾客也可以要求化上大戏的妆容,穿上戏服拍照。收费方面也不贵,花旦RM200,小生RM150,不包括摄影师。一个妆容大约要花一个小时的时间来化,尤其是花旦,花旦的服装、发髻等等,装起来起码要两个小时。

现在,在北马仅存一家潮洲戏班,它会不会在未来也会走向封箱之路,我们不得而知。但是,传统艺术逐渐消亡,这已是事实。我们做不了什么,但起码可以来这儿逛一逛,看一看你不曾认识的潮剧,回顾一下你儿时的记忆,或是让你的孩子听听你对潮剧的记忆,并让下一代认识这将消失的本土艺术……我想这些事,我们还来得及做。珍惜吧!

地址:122 Armenian Street,10200 George Town, Malaysia
电话:04-262 0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