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城美食:海南菜你吃过了吗?| 燕京酒店 YengKeng Hotel @ Jalan Chulia

我是个海南人,从小就很熟悉海南鸡饭的味道,但是海南菜又何止海南鸡饭,海南人的早餐、西餐在槟城也是其中少有的菜系,这种混搭西洋、娘惹的南洋海南菜,也只有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才会出现。

当从网页上看到燕京酒店提供海南菜,身为海南人的我便打算到那里品尝一番。话说回来,海南人为何那么精通西餐呢?那是因为海南人算是比较迟迁移至马来半岛的籍贯,那时候很多职业已被其他籍贯垄断了,于是海南人唯有从事一些边缘职业如理发师、苦力、打洋工或海员。

所谓打洋工就是替洋人打工,海南人之所以懂得很多西餐料理皆因当时的海南人大多都是洋人厨师的帮佣而趁机偷师。我还记得我的爷爷来自海南琼州飘洋过海来到了马来西亚的柔佛,过后当上了海员,最后在大山脚落地生根并打理一间俱乐部,他也会做一些西餐料理。大马和新加坡的海南菜都融合了西式及娘惹的风味,现在已经无从分辨那些菜是属于哪些派别了。

甫踏入餐厅,我被那宝蓝色的墙壁吸引住,让我不禁联想清朝时期的颜色,说得也对,当时这座建筑物竣工之时也正好是清末时期。搭配深红色弯月型的沙发,这种颜色的撞击让餐厅显得耀眼夺目。而那木制的桌椅则使怀旧的气氛在空气中弥漫着,那一瞬间仿佛回到了老时代。

陈如雄师傅是这里的掌厨,出生于海南岛,操着一口流利的海南话。当他知道我是海南人时第一句就问我会不会说海南话,嘿嘿!人家说年轻人很少会说海南话,但我会哦!我马上以海南话回应他说:“pek deh, nong bat gong hai nam ueh。”老人家露出了安慰的神情, 大家就像一见如故开始交流起来。从海南来到大马,陈师傅从小就开始跟着父亲学烹饪,就这样他花了大半生的时间在厨房。必须强调的是,在这里大部分的菜肴都是从父亲那里传承下来,从未改变过。

Macaroni Pie – RM40.00++ (3 hours pre-order)
当服务生把这道菜捧来时,我和Flashngo 即目瞪口呆,怎么那么大碗啊!其实这是四人分的Macaroni Pie。这个Macaroni Pie是Scottish的经典菜肴,不过再经过海南人的改变后则变得迥然不同。顶上的蛋白打至泡沫再经由烘烤成面包状,至于其macaroni的部分则与普遍的加入芝士与Cream不一样,这里头是满满鸡肉块的macaroni stew(炖肉)。
Stew 的味道带着浓浓的香料气味,鸡肉块则炖至柔嫩香滑,入口即化。由于制作过程较为复杂,因此在来之前的3小时就必须预订。
Acat Hoo  (Ngo Wa Hoo – 午鱼) – RM26.00++ (3pcs fish per portion)
这虽然是娘惹菜,但是刚说过有些海南人曾在娘惹家里打工,因此学会几道娘惹菜也不足为奇。鱼煎了之后浸泡在醋里至少24小时才能上桌。鱼肉酸酸甜甜带点微辣,虽然浸了那么久,但是鱼肉并没有变得材或糊掉。
 春卷 RM6.00++ per pcs (minimum order of 2 pcs)
包得涨鼓鼓的春饼内陷饱满扎实,香甜多汁,味道芳香,问起师傅里头到底是什么材料,他只笑笑对我说这些都是老一辈的人教下的。哦?内有乾坤哦!哈哈。
 Hainanese Style Chicken Chop – RM16.00++
海南鸡扒算是最经典的一道菜。爷爷就曾经和我说过当他成为海员时,他必须煮给洋人吃,所以在吃这道菜的时候脑海中不禁想起爷爷常和我分享的航海故事。
海南鸡扒有何不同?样貌看似与一般的鸡扒大同小异。 其实,海南鸡扒最重要的部分在于其酱料。外头大部分的酱料都用大量的番茄酱来煮,而海南式的酱料则是以上汤、马铃薯和红萝卜熬制而成,同时也不加味精。酱汁虽然看起来颜色透明,可是吃起来却是鲜甜芳香,这就是海南鸡扒的独特之处。
除此之外,怎么可能少得了海南鸡饭呢?但是由于我们来之前并没有预订所以就无缘品尝了。这里只卖整只鸡,一只白斩鸡的价格是RM75,没有限制人数,而且任由加饭!如果是四个或六个人来吃,你说不值得吗?我妈妈接受过奶奶的训练,因此我知道油饭的制作过程非常繁杂,当陈师傅在分享煮油饭的过程,我的口水不禁的在口中流。唉,下次一定要来这里试一试他们的鸡饭,届时再给大家介绍!
362 – 366, Chulia Street,
World Heritage City of George Town,
10200 Penang, Malaysia.
Tel : +604 2622177 (Hotel)
: +604 2633177 (Café 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