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华校园记者回家日晚宴| 我得奖了~



“我们从不同的方向走来,却没有陌生的感觉,因为我们有同样的理想,一起体会世界冷暖……”团歌响起之时,看着荧幕上播着的校记的回忆录,在场的人都放下了筷子,一起欣赏着那段珍贵的片子,我想大家的脑子大概都在回忆着当校记的点点滴滴。。。。。

大家或许不懂校记是什么?光华日报有个团体叫校园记者,顾名思义这一个团体就是让中学生能够学习写新闻稿,学习报导新闻,一尝当记者的滋味。我参与之时是1997年,当时还是第五届。这一次出席了他们的晚宴,这一年已经是第20届。时光如白驹过隙,这么一晃,我离开校记都有12年了。

我出自马来校,自小就喜欢写作,可是在马来校里除了华文学会以外,再也没有什么团体是能让我发挥了。那时看见报章刊登招生广告,一向比较含蓄及孤僻的我(现在看起来不像,对吗?:P) 二话不说就报名去。自从参加了校记之后,我就开始报导学校里的事物。不过,我是比较少出席活动的一位,只是懂得不断地写、写、写。哈哈!

我承认自己是有点儿好胜,而且很喜欢尝试不一样的东西,总觉得既然委任状在手,其实就应该善于利用。这样说起来也许是狂妄自大,但是若是没了当年的大胆所累积的经验,也许就没有今天的俊凭了。

当年创作风很旺盛,各种创作比赛陆续举行,光华日报也不例外,当时举行了一个《金钻奖》,而rfm988 也有个专讲本地创作的节目。于是,我灵机一动,想说写一篇关于创作的特写,从报导金钻奖开始到和988DJ聊创作,作为一连串的特写。结果,我壮着胆子传真给988的DJ林素萍,要她帮忙搭路,让我可以上电台和一些DJ做访问。最后,我联络上了他们的公关,和她聊了之后,确定了访问日期,约了一个同学作伴便自资买了火车票便下吉隆坡去。

还记得当时候我和朋友借了一部录音机,当年还是使用卡带的。访问顺利完成了,回到住处后重听时才发现,里头的录音全都怀了!(奇怪,我每次都会发生这样的意外!)当时真的急得快哭了出来!冷静了以后,收拾好心情,马上拿了纸和笔,一面听着零零碎碎的片段,一面回忆DJ们讲过的话。哈,这个经历真的好刺激!


之后,有了一次的访问经验之后,在访问金钻奖的参赛者的时候就比较淡定了。不过,还是免不了出现一些尴尬的事。记得那时访问了一位创作人杨贵莲(目前是一位知名的塔罗牌占卜专家),她当时就介绍了一位来自台湾插花专家,并邀他一起做访问。好笑的是,当时不懂得应变的我,一味问那位插花专家关于音乐创作的问题,结果那位专家也许不耐烦了就说:“我又不是搞音乐的,你问的这些东西,我哪懂啊?”哇,真的好尴尬哦!我们几个小瓜也都突然静了下来。。。。。。

临危不乱,处变不惊,随机应变,这都是从那两次的经验学来的。后来,金钻奖的那篇报导,竟然被总指挥说要挪到新闻版去。也许对于普通人来说,这并没有什么大件事。但是对一群学生来说,当然是欣喜若狂啦!

创作风过了,由于当时988的作风新颖有趣,而且他们的DJ也纷纷走出幕前和听众接触,人们开始对DJ产生好奇。 于是,抓着这个重点,我再想出了另一个写关于DJ工作的文章,再到988和他们做访问。写了报导之后,副指挥则告诉我她打算把我的稿放在副刊的首页。这件事让我更肯定自己的写作能力。晚宴的时候,重见副指挥,重提此事,她说:“那时候的你,早就超越了校记的能力。”此话顿时让我有点飘飘然。。。。。哈哈!


话说回来,当校记的经历对我的博客生涯又有什么影响呢?如果有仔细阅读我的文章的人,大概都会发现我的文章不会有太华丽的词藻,又或者浪漫或生活化的写作风格。之前曾经入围过美食部落格,精明的评判一看就感觉得出我的文章很新闻化。我想大概就是和我曾是校记有关。我觉得写部落格文章对我而言,其实就像是在写软性新闻一样,我比较喜欢在文章融入故事,历史或较有理据的东西。

专访似乎也变成我最喜爱的事,虽然我不是什么专业的DJ,但是来到跟人做访问,我总会有一股信心。重要的是因为自己喜欢,我喜欢听别人的故事,也喜欢和人分享故事。我觉得这些成功人士的背后,肯定有些可以带来启发,又或者值得学习的东西。虽然做清谈节目还真比写特写容易,起码不用撰稿,但是我还是带着“写特写”的心情去主持。

我也忘了这几年间,《寂寞教室》访问过多少人,回顾一下,原来还真的不少呐!哈哈,看看有谁?

 
黄明志、台湾新晋魔术师简明宣、P字头网络电视人、著名博客 Valyn, 阿丰,台湾茹素的养猪户骆宏贤、百年槟榔屿策划人、自杀重生的女人、超级菲迷、大马男高音常胜军李培勤、台湾美食家陈鸿、隐形乐器的音乐家黄楚原、新加坡著名博客Yiwei、英语女歌手BihZhu、日本舞台剧服装设计师时広真吾,等等。。。。。。

虽然现在《寂寞教室》已经结束,但是目前还在构思着新的清谈节目《声。格》,希望可以延续着寂寞教室的风格,继续和大家分享故事。

 
12月22日,20年回家晚宴,我获得了《杰出飞跃奖》,站在其他有社会地位的人的身边,我觉得自己真的是微不足道。我想除了是在博客界有了少少的成绩以外,在教育界内的贡献也多多少少为我加了分吧?

当领奖的时候,我还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但是在驾车回家的路上,回顾这10多年的经历,心中满是感动。除了感谢,还是感谢。感谢光华日报校园记者给了我一个舞台,让我在写作方面得以发挥。今日写部落格的小小成就,也应该归功于校记团,没了校记团的训练,我也不懂得采访技巧、写稿技巧,更不会认识一班校记朋友。因为有你,从我少年至今(Er….目前我还是很年轻~ok?),生活是那么精彩!

希望飞跃校园团能继续成长,更加强大!也希望更多年轻的校记,好好珍惜及利用这个舞台,发挥自己的写作才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