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哲琴 VS 萨顶顶

听朱哲琴已经是很久的事了,大概是在中学中二的时候就听到《阿姐鼓》,我虽然没有什么音乐造诣,可是一听就非常喜欢,尤其是那种西藏高原呐喊的唱法,我特别喜欢,呐喊中再加入断断续续的转音,隐隐约约带点印度味,十分特别。那年,我就买下了这张专辑的卡带,然后就反反复复的听了好多次,渐渐的我开始对这种传统敲击乐的产生兴趣,虽然没有特别去学,也不懂那些乐器的名称,但是我会对它们产生的声音特别敏感。以前很流行walkman, 所以那时我还经常用walkman慢慢研究音乐内的各种元素,还有唱法。John Ong说我对音乐有一定的敏感度,我想应该是这样训练来的吧?后来的《央金玛》和《七日谈》我都有收藏。

前年,逛popular的时候,刚巧在播萨顶顶的《妈妈天哪》,我一听,心里就想:好久都没听到这种歌曲了。我很喜欢萨顶顶这种藏语或梵语的唱法,虽然不懂它的意义是什么,也没打算深究,可是音乐原本最初的目的就是要打动人心,萨顶顶她做得到。这种歌也不是每个人能够接受,就像我在车上播这些歌时,朋友就会说他在念经是吗?怎么会听这样的歌?哈哈,也不懂,说不出的原因,我就是喜欢。

去年在Tower Recird逛时,偶然发现了朱哲琴的《七日谈》,当时还以为是张新专辑,但是查清楚之下,原来这张已经是2006年的作品了。《七日谈》少了吵杂的敲击乐,多了几分神秘感,如果不是爱听这类歌曲的人,肯定大吐口水。《七日谈》里的每一首歌几乎都很少乐器,反而是利用简单的旋律营造出空灵的感觉,很特别。如果它是一种时尚品牌的话,他应该是属于LV级的吧?

今年,听到了《天地记》,这首歌反而更附时代感,电子乐配上传统乐器,再加上萨顶顶高亢的吟唱做为和音,真的配合得天衣无缝。听了之后,心情也自然开朗,尤其是心经和快乐节,更是我的最爱。这几天来,我多了几分烦恼,有待解决的烦恼,听了这些歌后,算是可以暂时放松,好好的漂浮于那乐曲中。当坐在汽车里面时,就算到了目的地,我也要呆在汽车里面,闭上眼睛将歌曲听完。

朱哲琴与萨顶顶,两个是完全不一样曲风的歌手,前者讲究氛围和情绪,很有深度;后者强调的是音乐节奏。两个都是我喜欢的歌手,同时两个人的歌也是我的灵感来源,包括我指导的儿童剧 – 西游记,当中都是播着他们的歌来写剧本的。当然,剧里头也少不了运用到萨顶顶的歌。

在这星期六,期待萨顶顶,期待他的音乐会,我会捧场。同时,也谢谢《博客书》送出的入门票。

用萨顶顶的歌来演话剧:
西游记2008 – 三大三妖精

西游记2009 – 西游幻想曲

今年2010…… 想要编 大战红孩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